返回首頁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訂閱本站
一起去留學澳大利亞留學生活 → 我的澳大利亞留學生活

我的澳大利亞留學生活

由用戶“fhlkjs”分享發布 發布時間:2015-07-17 14:28:26

                      我的澳洲留學生活 出國前: 我2007年去澳大利……

我的澳洲留學生

出國前:

我2007年去澳大利亞讀year11.2011年3月從一所翻譯學院畢業后,我5月份回了國.算起來,我在澳大利亞呆了有4年多.白駒過隙,轉眼間,我回國工作也快有兩年半了,但以前的經歷都歷歷在目.短暫的一生,一切遭遇都值得人珍惜,無論是歡樂還是痛苦的----這是我的感觸.快樂的經歷讓人更有理由感激生活.而痛苦的經歷成為了人的精神生活食糧,使人成長,內心更加堅強.

當時自己想出去留學,完全是出于好奇.我很想知道國外和我們的祖國到底有什么不同.父母支持我出去留學.高中把我送進了學校的出國留學班.按照原計劃,我要在國內讀完高三,再去國外讀大學.高一上半學期讀完后,我當時的班主任建議我提前出去留學.他說我的成績不錯,沒有必要再在國內讀了.

因為我到澳大利亞是去讀year11,可以不用考雅思.留學中介說像我這樣去讀高中的話,一般學生讀兩個月左右的語言班,就可以直接上他們那邊的課程了.后來他們給我做了個語言測試.他們說測試結果看來,我的英文不錯.于是他們建議我去考一下雅思.如果我過了5分的話,就可以免讀語言班課程了.接下來,父母在朗閣給我報了一個雅思班.從此,我便告別了在國內學校學習生涯,開始積極準備出國留學的相關事宜了.在朗閣,我認識了一些人,跟我原來接觸的完全不一樣.原來圈子里的人都是跟我一樣的學生,而在雅思班里,各種年齡層的,各行各業的人,懷著出國夢,聚集到了一起.

我和他們一同度過了兩個月快樂的學習和交流的時光,之后便去復旦大學考場參加我第一次雅思考試.復旦大學美麗的校園讓人猶記于心.整齊干凈的綠草坪、小橋流水、河邊姿態各異的假山,婀娜多姿的柳樹、以及行路匆匆的莘莘學子,是我對這所學校的美好印象.在游逛的時候,我發現有不少人在拍照.那個時候,一股淡淡的憂傷突然涌上我的心頭.我想起了《簡·愛》中簡說的一段話(不是那段著名的關于"我們的靈魂是平等"的言辭).在她以為她要離開桑菲爾德的時候,她說一段話,大意是:就在我們剛剛熟悉了一個環境,想要安定下來的時候,卻不得不踏上新的旅程.是啊,人們會流連于美景,卻終將要離去,不得不用相機為自己留下那美好的記憶.而我自己呢?不是馬上就要離開祖國,熟悉的環境和人,去一個未知的地方嗎?前方等待我的是什么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只有憑著勇氣和信念,我才能堅定地走下去.

(各位讀者,不好意思啊.到現在只是啰啰嗦嗦地講了出國留學前的事情,還未切入正題.只是在寫的時候,不知不覺那些記憶在腦中都變得格外鮮明.接下來,我會馬上開始講自己的澳洲留學生活.)

非常幸運,我第一次的雅思成績是5.5分,達到了要求.父母都很開心.我們去了徐家匯美羅城上吃巴西烤肉慶祝.之后,還發生了一個有趣的小故事.我父母的一個朋友也讓孩子出國.他們一家在送兒子去留學前,在我們家呆了幾天.他兒子比我大一歲.我們交流了一下,我發現他英文也挺好的,而且學校里的考試成績比我好.但是他考雅思考了三次都沒過.敗在了口語上面,考了三次都只有5分.(他是去讀大學預科班,雅思成績要求是6分.) 無奈他這次過去要讀語言班.在機場送他的時候,不知怎么地,排在他前面辦check-in(辦理登機手續) 的外國人開始跟我們攀談起來.他有些靦腆,不太愿意開口.我見狀,便"毫不害臊"地跟那個人對話起來.其實當時的自己的英文會話能力有限,也不太會講復雜一點的東西.但自己的性格挺熱情的.如果對方很友好的話,我都會熱情地跟他交流,很快就跟他打成一片.我們聊得挺愉快的,他還把他的家人叫過來介紹給我們認識,留了地址和電話說我們去悉尼的話可以去找他們.(哈哈) 我父母的朋友很羨慕,說我雅思口語考了6分,果然比他兒子強.其實我真心覺得我們倆的英語水平差不多.可能是性格的差異,讓人覺得我的英文更好.

一. 衣食住行

在悉尼的高中開課的前兩個月,我出發去留學中介為我安排好的homestay(寄宿制家庭).提前去是為了先適應那邊的環境.從飛機起飛至到達的那一刻我的心情一直是緊張又興奮的.可以想象一下,那種感覺就像是你在生日的時候收到了一個大禮物,你一一解開禮物外面包裝盒子上紛繁復雜的絲帶,馬上就可以打開盒子一見分曉了.從飛機里出來的那一刻,那顆提著的心才放下.我的第一反應是:悉尼的機場真荒涼.機場不大.一眼望去,零星停著一些飛機,有些地方的草還挺長的.天倒是特別的藍.不過這派頭完全不能跟上海國際機場相比啊.那機場多現代化,壯觀,漂亮啊.

機場的服務人員倒是非常地友好.雖然都不認識,他們卻很友好地向你微笑,跟你打招呼.有些人還特別幽默.過安檢的時候,我箱子提不起來.第一次過去,行李肯定是有點多,箱子比較重的.安檢的人員幫我把箱子提了起來.笑笑說,你太瘦了,得多吃點長胖才有力氣.他邊說還邊show了一下他的肌肉.

出了安檢,接機的人幫我把行李放好在車上,我們便出發去homestay家了.在車里,我望著窗外風景.心想,我真的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了. 這里沒有上海的高樓大廈和熙熙攘攘的人群.這里的土地很廣闊,一路上我們經過了不少綠油油的青草地;這里有許多漂亮的houses (房子);這里的藍天高遠且空曠;這里的溫差很大.當時是夏天,早上下飛機時候空氣潮濕涼爽.我沒有穿外套,手臂上起了不少雞皮疙瘩.當我們到達homestay的時候,約莫是10點鐘.下車時,一股熱空氣就朝我撲面而來.

我的homestay是一個單身媽媽帶著三個孩子.她來自南美的chile(智利).大兒子跟我同歲,也要讀year11.二女兒11歲,在一所天主學校上學.還有一個幾個月大的小baby.homestay媽媽是一個chef(主廚),所以我有口福啦.她經常做各式各樣西式菜,意大利的pizza(披薩餅)和pasta(意大利面),french toast(法式土司),taco(墨西哥煎玉米卷) 還有各式各樣的dessert(飯后甜點)像pancake(煎餅)啦,蘋果派啦等等.

她的孩子們都非常講禮貌,每次吃完飯后,都會跟媽媽說“謝謝”.我跟他們說:”you have great manners. our chinese children rarely say ‘thank you‘ to their mother for a meal."(”你們好有禮貌啊.我們中國的孩子很少會因為一頓飯而跟媽媽說‘謝謝’.”) 他們說不僅是在他們家,這邊的家庭習慣就是這樣的.我想,從小讓孩子生活在感恩中,養成良好的道德品質,這邊的人在細節上做得更好.

homestay媽媽特別喜歡開party.她幾乎每個周末都會邀請5,6個好友來家里狂歡.大家一起品嘗美食,跳舞,開玩笑.南美人熱情奔放.無論身材怎么樣,音樂一響,他們都忘我地搖擺起來.

衣食住行是我們每個人都離不開的基本需求.民以食為天."食"講完了,再來說一說"住"吧.像澳大利亞其他的很多城市一樣,悉尼的人們大多數是住在house(房子)里的.apartment(公寓)還有一些其他類型的住宅比如說townhouse和unit也有.apartment基本集中在city里,而不是在離city有一定距離的suburbs.很多人都會花大約一個小時,甚至更長時間的車程去city上班.比起住在city嘈雜的生活環境里,他們更喜歡suburb的舒適安寧.尤其到了周五晚上,學生族,上班族一般都會去酒吧玩鬧,一直到凌晨兩點左右才罷休.酒吧周圍住在apartment里的人們肯定是不堪其擾的.

這里中等收入的人一般會選擇租房,而不是貸款買房.這樣對于他們來說生活壓力較小.當時我周圍工作的朋友存錢的很少.工資一到手,除去房租和一些其他的生活開銷,去酒吧high一次,出去自駕游一趟,基本上就所剩無幾了.所幸的是,他們的工資一般是weekly pay(周付)或fortnight pay(兩星期一付).所以捉襟見肘的情況也不多見.

悉尼的交通沒法跟上海的比(聽說澳大利亞其他城市的也好不到哪兒去).人們使用最多的公共交通工具是train(說是火車,但其實跟上海的地鐵差不多)和公交車.它們少有準點的時候,但這并不減少我對乘公交車的喜愛.不像上海的公交車里有司機和售票員,這兒的車里一般只有司機.大家排好隊有秩序地上車,或刷卡,或把車錢交給司機.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乘客在上車前都會很友好地跟司機問好,下車說一聲"thank you".在那邊呆久了后回來,剛開始我改不了下車跟司機說謝謝的習慣.說完之后,就覺得尷尬不已.因為上海這里沒有這樣的風俗.有不少留學生,為了出行自由方便,會選擇自己買車.他們花2000多澳幣就可以買一輛二手車了.這樣,就可以告別毫不準時的火車和公交車,也便于周末節假日與一些好友結伴自駕游去.

給我的印象是,悉尼人不是很注意穿著.他們工作的時候穿正裝,平時穿得很隨便.尤其到了夏季,大家熱衷于穿t恤衫,短褲.在我們學校反而是留學生穿衣更講究.各種名牌,各種時裝輪番上演.

美國大學

二. 學習和課外活動

第一天去學校是去選課.學生選好課后,第二個星期才正式開學.除了必修科目esl(english as second language),在我們國內學校的語文、數學、英語、科學、地理等這些必修科目在這邊都變成了選修.學生完全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和個性特長來選課.當時我感到很新奇,原來澳大利亞的教育這么自由!

我在這邊遇到的老師都非常友善.學生下課后去問他們問題,他們都認真熱情地給予答復.課后還有免費的tutorial(輔導課)可以上.除了白人老師,學校里也有不少亞裔老師.亞裔老師的英文雖然沒有白人老師的純正,但幾節課下來之后我們也就漸漸習慣了.我當時的化學老師是來自馬來西亞的.我們很多學生都很喜歡她.不僅是因為她的課講得好,還因為她像媽媽一樣特別關心我們.下課后她和我們相遇的話,都會主動問我們課有沒有聽懂,鼓勵我們去參加tutorial.我們有時會把實驗室搞得一團糟,她也不生氣.還跟我們開玩笑說不要一不小心把教室給炸了.下面的圖片:我們給實驗室里的骷髏頭穿上衣服.

雖然在選課上我們有充分的自由,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學業就很輕松.我們在課堂上學習的時間不長.然而,如果我們放學后(一般是下午3點多鐘)不去圖書館跟小組同學討論,查資料的話,一段時候后要跟上老師的節奏可不太容易.這驗證了孟子說的:梓匠輪輿能與人規矩,不能使人巧.能工巧匠也罷,老師也罷,都只能教會人規矩法則而不能教會人如何去"巧".老師在課堂上講規矩法則并不需要太多的時間.所謂的"孰能生巧"離不開個人的體悟.關鍵還在于學生自己勤奮努力地去摸索.以大詩人荷馬為例,他可以教人作詩的方法、韻律,但絕不可能教會第二人也寫出他的那些偉大的詩篇.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那些想象豐富而思想深刻的意象是怎樣涌上他的心頭而集合在一起的.(參見康德的《判斷力批判》)

不像在國內上課是老師去找學生,在悉尼上高中是學生去找老師.學生在不同的時間去找不同的教室上課.每個學生配有自己的locker(柜子),用來放私人物品和書本.沒有了固定的班級,我們平時跟伙伴們聊天都是在locker旁邊,在走廊里或是在圖書館里.回想起來,除了音樂教室旁邊的鋼琴房(平時休息時間我喜歡和同學好友去那兒練琴練聲),當時我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圖書館了.這應該也是許多學生愛去的地方.圖書館不是很大,但無疑是學校里最熱鬧的地方.里面的書本、雜志、cd、錄像、教材等學習工具更新換代很頻繁,保證學生及時接收到新信息.圖書館里還另設了一間學習室,里面被劃分為許多個小格子間,方便需要在寂靜里學習,寫essay(論文)的學生.

學校會定期組織一些活動來豐富我們的課外生活.開學后不久學校就組織我們去bondi beach玩兒.早聽說bondi beach是悉尼非常著名的海灘.那天天氣炎熱.在去之前homestay媽媽建議我帶上防曬霜.她說這邊的紫外線特別強,如果不注意保護皮膚,很容易得皮膚癌.我這瓶防曬霜變成搶手貨啦.到了海灘后,被很多同學借去了.很可惜,當時我還是旱鴨子,沒有趁那次機會跟大海來次親密接觸.不過,吃著這邊特有的fish&chips(炸魚&薯條),慵懶地躺在沙灘上,聽海浪有節奏地撲打岸邊,看人們在沙灘上漫步,在海里沖浪,游泳......也不失為一大享受.

三. 安全知識

開學后不久,學校組織了一場大會,我們所有的新學生都參加了.令人大跌眼鏡的是,老師沒有大肆鼓吹學校是如何如何的好,而是花了很多時間跟我們講安全知識.他說我們在異地求學保護自身安全是最重要的.接下來便跟我們講了一些悉尼被認為不太安全的區.她還提到校方理解我們也到了一定年齡,不太可能能阻止我們沖動地跟人發生性關系.但是也是為了我們自身的安全和幸?紤],他呼吁大家說,如果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話,男方請記得一定要戴安全套.還說如果我們不好意思去商店買,可以去問學校衛生室里的護士要.在國內學校和父母都難啟于齒的話題,在這兒卻變成了老師講的頭等大事.

雖然學校已經跟我們宣傳過安全知識.但令人痛心的是,還是有悲劇發生.2008年我們學校一個女生和她的男友不幸被一白人男子迫害,后墜樓造成一死一重傷的悲慘局面.所以,在國外以及即將要出國的朋友,千萬要注意自己的個人安全問題啊.

住在homestay的那幾個月,我們幾乎每個周末都會去海灘玩兒.我從旱鴨子漸漸變得不再害怕去海里玩兒了.雖然還不太會游泳,但是我還是跟其他人一起在水里玩兒得不亦樂乎.很多人喜歡的一項游戲是在海浪快要打來的時候,伴著海浪的節奏跳躍,讓海浪把人帶到高處再跌落下來.去了幾次海灘后的一天,我很不好意思地跟homestay媽媽說我不陪他們去了.她很關切地問我為什么,是不是身體不舒服,還是不喜歡跟他們玩兒.我急忙說不是不是.他們都是脾氣很隨和的人,很容易相處.我不能去是因為我來大姨媽了.她回答說那又怎么樣,她也來大姨媽了.我:"##¥%#¥……"(有點搞不清狀況了.來大姨媽也可以下水嗎?) 之后,她把我拉到衛生間里,給我看一樣東西,叫tampon.她跟我介紹說,很多游泳的女孩子在來大姨媽的時候,就會使用它.有了它,她們就可以安全自在地在水里游泳,而不用擔心經血會滲出而污染到水.她還向我現場演示如何使用它.她說:"it‘s easy. you just push it into your vagina." 我的臉那個紅!

滿了18歲后,我搬出了homestay家.跟當時的一個校友兼好友,以及一對夫妻合租一套公寓住.住房條件當然沒有辦法和homestay家比.而且我要開始自己照顧自己的飲食起居了.澳大利亞的蟲子很多,一不小心,人們就會在家里發現壁虎、蜘蛛、還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蟲子.有一天,只聽見室友在廚房里大叫了一聲.我們跑去看,原來廚房的一面墻壁上趴著一只大蜘蛛.大家面面相覷.最后我們三個女生的目光停留在唯一的男生上面.沒想到他比我們都害怕,趔趔趄趄地跑回房間里去了.我想他老婆一定覺得特尷尬.后,我在手上套了個塑料袋(不敢直接抓,因為之前老師在講安全知識的時候,說澳大利亞很多蜘蛛有毒),踩在椅子上,一把抓住那只大蜘蛛,而后趕忙把它扔進垃圾袋里,把垃圾袋系好拿出去扔了.之后,我的形象變“偉大”了.室友們都特別佩服我.按照現在的話來說,我成了“女漢子".

四. 假期

我們高中每年分四個學期.11月份左右第四個學期結束,到來年的二月份開始新一年的學習.這次假期時間很長,不過我沒有回國,而是趁此機會去了一些朋友那兒,也打了點工.我在高中認識的最好的朋友是來自越南的一個女生.可能是因為我們基本在所有事情上的看法一致.在一起,我們有聊不完的話題.因為文化背景不同,我們不得不用英文交流.那段時間,我們都覺得自己的英文提高了不少.我們都贊同:無論大家來自什么背景,最重要的是相互之間多交流溝通,理解包容對方的文化習俗.另外,衡量成功的標準不是基于財富的累積,而是對他人的付出和奉獻.我這個貪吃鬼又有口福啦.越南好友擅長烹飪.每次去她那兒,她都會做許多越南的特色菜來盛情款待我.有我愛吃的越南米粉、春卷(越南的春卷皮是透明的,里面放的是生菜,黃瓜,胡蘿卜和各種肉類)、炸雞......

過了些日子,東北的一個朋友邀請我結伴去她當地的一個朋友家里玩兒.她的local friend是住hunter valley的一個農場里.我們到了那兒的鎮子上后,我和朋友都被每家每戶滿院的玫瑰吸引住了.臨走前,我們去了一個玫瑰園,里面的園丁爺爺還剪了幾只玫瑰花送給我們.過了鎮子,我們又開了近一個小時的車才到達朋友的農場.一路上兩旁都是綠油油的草地或山巒,像進入了童話世界一樣.朋友向我們介紹說,這里每戶農場主的家相隔都挺遠的.駕車都至少需要十分鐘甚至半個小時以上才能到鄰居家.有時候我們在路上看到有卡車上放著貨物,蔬菜水果或日用品.但是并沒有人在看著.她說,我們只需要放好錢,就可以拿走我們想要的東西.我們感覺這里的人們很自覺.

我身邊很多跟我一樣的留學生,無論家境怎么樣,都會去打工.我也不例外.生活都安頓好了之后,在假期里我四處投簡歷.那些我去過的餐廳和商店的人都只是很客氣地跟我說“我們現在不缺人”,或是“簡歷先放著,以后我們會聯系你的.” 很可惜,過了很久我都沒有收到任何音訊.后來,有一次跟一個朋友說起找工作的事.她說留學生在這邊找工作不是件易事.就算找到了,老板開的工資也很低.她說起她之前在china town的一家中餐館做過一段時間的hostess(女招待員).工作是拿著一張菜單站在餐廳門口,向過路人推薦菜,吸引他們去吃飯.我突然想起了趙麗蓉的小品《打工奇遇》.她說的不就是那"拉客人吃飯"的"飯托兒"嗎?

她說的工作其實超出了我可以接受的范圍.我不怕洗盤子端盤子的工作.但是"飯托兒"給我的感覺是需要強拉客人,甚至騙人的工作.不過想想,銷售類型的工作有什么不是這樣的呢?那個朋友說,老板開的工資很低,一個小時給7澳元.如果我想試試看的話,那她下次就帶我和另外一個在找工作的朋友去那兒.

我了解到周圍一些同學的父母送孩子出國學習,是期望一定的經濟回報的.我的父母在這一點上沒有給我任何壓力.他們比較開明.送我出來留學,他們只是希望我接受更好的教育.即使是這樣,我覺得自己還是應該嘗試一下朋友提供的工作機會.我想,雖然學生的主要任務是學習,但是體驗一下生活(的艱辛)還是有必要的.

于是,我和她說的另外一個在找工作的朋友就跟她去那家餐館應聘.沒想到,就這樣一份我有點看不上眼,時薪又低的工作居然有那么多應聘者.餐廳的經理讓我們在一個本子上留下名字和電話,說需要人的時候會和我們聯系.我看到前面已經有不少應聘者的信息了,心想:估計是沒戲了.可能因為經理跟帶我們去的朋友認識,他對我們挺客氣的,還倒茶給我們喝.我微笑著接受了,禮貌地說了聲"謝謝".喝完茶,我們就走了.

過了幾天,朋友給我打電話.她說那家餐館的經理打電話給她,讓她通知她那個比較漂亮的朋友去試工.我有些詫異地問朋友:"你確定他說的是我嗎?" 朋友說是,那個經理特意說是長頭發的,那個比較漂亮的女孩子.而那天跟我們同去的另一個女孩是短發.我聽了覺得挺莫名的.因為在大眾眼里,那個女孩絕對是更漂亮的那一個.我想經理對我的印象更好,很有可能跟我有禮貌的行為有關.

不管怎么樣,第二天我帶著高漲的情緒開始我在澳大利亞的第一份工作.沒想到,才剛開始沒多久,我就被打擊地想哭了.那天老板在.我在外面工作了一會兒,她把我叫進去,厲聲問道:"你在做什么?你這樣怎么能拉到客人." 我當時臉皮薄,聽她這么一訓,臉就紅了.以往在家里和學校里,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父母和老師都會以鼓勵為主,善意地提醒,耐心地糾正.在社會上工作果然完全不一樣.工作做得好是應該的,做得不好那就得挨批評.老板訓完話后,她說待會兒她在外面給我做個示范,讓我學著點兒.我看她一臉獻媚的樣子.路過的人不搭理她,她仍拉著對方的袖子,就差沒把人強拉到餐館里了.我心里嘀咕:你也沒拉到客人嘛.她回來時,那虛假的笑容已被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代替.她說:"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最后的目的就是要把客人拉進來吃飯."

悉尼早晚的溫差大.到了傍晚,我穿的裙子有點擋不住習習夜風了.再加上剛剛被訓話,心里感覺極不是滋味.china town 人來人往,很熱鬧.到了晚上,街上很多燈籠,燈飾亮了起來,更是給它增添了一份喜慶.在這兒,倒是能讓人感覺到像是回了家一般.如果是在上海,這個時候也許我剛跟家人逛完街,愜意地走在路上,貪婪地嗅著路旁餐廳里散發出的誘人香味.也許我們還會挑選一家中意的餐廳,坐下來放松我們疲憊的身體,一飽口福.我承認,那一刻我內心變得極其傷感.對家人的思念也遽然涌上心頭.

來往的人其實素質都挺高的.如果無意就餐的話,他們都會禮貌地向我,和其他的招待員搖搖頭.我一般都是微笑地走上前去,問人家是否想就餐.如果對方顯示出一點兒興趣,我都會很熱情地介紹菜品.大概算算,其實最后通過我的介紹去吃飯的客人也不少.還記得有一對母女看了看菜單后要走.我看她們像是要吃飯的樣子,猜想可能菜單上沒有她們想吃的菜.我覺得放棄這樣的客人挺可惜的,趕忙跟她們說:"we also have a lot of other types of food, like food for vegetarians..." (我們還有其他很多菜,像素食主義者的菜......) 其實我也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她們真的停下腳步了,饒有興趣地問:"really? you also have food for vegetarians?" 我趕緊點點頭,說是啊是啊.我不知道餐館里是不是真的有素食主義者的菜,但我想,那不就是素菜嗎?肯定有.

成功地介紹到一些客人之后,我就有一些信心了.我也發現,不需要強拉,也能吸引到顧客啊.后來的事情進展地比較順利.有近兩個小時的時間,餐館人數爆滿,還有不少客人在排隊等位.忙的時候,他們還把我當waitress(服務生)使喚.許多客人問我要menu(菜單)還有其他的一些問題.因為我的職責是"飯托", 而不是服務生,我只得拼命向服務生傳話,告訴他們有客人在等待他們的服務.搞笑的是,一桌外國客人找了我幾次.我告訴他們我已經跟服務生說了.他們說謝謝,服務生已經來過了,可是聽不懂他們說什么.后來還是我把他們的要求翻譯給服務生聽的.

五個小時后,我那天的工作終于結束了.經理給了我一份麥當勞的套餐作為晚飯.我跟他說生意挺好的嘛,今晚有那么多客人.他只是笑笑說沒有啦,前面老板還在訓話說大家工作一點都不熱情,尤其是那個新來的女招待員."那不是在說我嗎?" 我心想.不過我嘴上沒說什么.經理說下一次來上班的時候才能拿這次工作的酬勞.他說完之后,我心里大呼"不公平!這哪是他之前說的工資當天結算?" 不過,我能怎么樣?只能無奈地接受.

后來沒過多久,經理給我打電話又叫我去上班.我想想那個老板的樣子,又想想最后的勞動成果一點也沒受到肯定.況且,對于下一次他們會不會不再克扣工資不給,我一點把握也沒有.于是,我告訴他說我快要開學了,不打算打工了.不過我說的也是實話.

我相信我那次打工經歷跟很多其他的留學生比不算什么.但是,我在澳大利亞初次體會了掙錢的不容易.也就格外感恩父母花那么多代價送我出國學習.后來,哪怕是回國工作了,平時有時間我一般都能靜下心來看書學習,也不會在物質上花費太多.我父母,還有身邊的朋友有時還會說我:"你不至于畢業工作后還花那么多時間學習吧." 我只是覺得,跟我在澳大利亞留學時的打工經歷(尤其是第一次的)相比,看書學習對于我來說簡直就是度假!

五. 初到維多利亞州

2009年高中畢業后我回國跟家人一起度春節.短暫的相聚之后,我們又要面臨分別了.我即將去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的一座城市讀翻譯專業.臨走前,媽媽給我寫了一封信.沒有煽情的文字,她用樸素的語言,平靜的語調告訴我,一個人在外面要好好照顧自己.我之前給家里打電話時,盡量用歡快的語氣,告訴他們自己一切都好.但她說,她知道,獨自在外求學哪有那么容易......但她很欣慰看到我變得更加獨立了,不僅是在生活上,更是在思想上......看著看著,我的眼淚不由自主地掉下來了.世上最疼愛自己的還是父母.人世間最令人感到溫暖的卻是身邊最平凡的親情.

一個人在異地求學,生活,無疑要忍受孤獨;而且還要有自主學習的毅力,因為有太多瑣碎的事耗費人的精力,比如說買菜做飯、交rent(房租)和bills(賬單)、應付各種突發狀況.人在遇到困難時誠然可以去尋求幫助和安慰,但唯有一樣東西能夠使人真正承受磨難,那就是自己的堅忍.我想,這是我獨自在外留學學到的最重要的一課.

我要去的維多利亞州的城市在首府墨爾本附近.這里的天氣變化無常,被稱為“一日四季天”. 學校幫我找的homestay是一個來自斯里南卡的新移民.她來澳大利亞工作了十幾年,終于拿到了這邊的pr(permanent residence永久居住證),也買了自己的房子.總的來說,澳大利亞是一個很友好的國家.她是一個移民國家,也就決定了她的文化多元性.

我的homestay口音很重,但這并不妨礙我們交流.她已經退休了,定期會領政府的pension(退休金).她的身體狀況不錯,不工作了在家閑不住,她早上一般都會出去鍛煉,快到中午時才回來.她的交際圈不大,平時一般只跟她的一個親戚家來往.她做的curry(咖喱)棒極了.只是,跟她一起住了半年的時間,我還是沒有開放到按照她家鄉的習慣,用手抓飯吃.

她親戚家兒子的18歲生日派對,她帶我去參加了.我有幸品嘗了不少斯里蘭卡的美食.跟印度一樣,他們那邊的菜品大都以curry為主.他們偏愛椰汁和紅辣椒.幾乎在每道菜里都會放這兩種調料.那種紅紅的小辣椒真的挺辣的.我想,我國的川菜應該很對他們的口味.他們喜歡喝放了糖和牛奶的紅茶,味道跟奶茶很相似.因為那次生日重大,大家也都換上了傳統的服裝.女性的服裝其實就是印度婦女們穿的五顏六色的sari(紗麗).

六. 宗教信仰

澳大利亞是一個宗教信仰自由的國家.在去留學前,我沒有想到自己會走上信仰這條道路.但人生往往是這樣吧:時間的洪流會把我們帶到一個我們從未預想過的地方.我所在的城市非常小,也沒有很多娛樂的地方.一個同學把我帶進了那座小城里的唯一一個華人教會.沒有家人在身邊的時候,在神的家庭中,人們不因為任何東西——身份地位或是金錢——對待我們這些屬靈上還不成熟的兄弟姐們如同親人一般.他們對待任何人都是平等的態度深深地震撼了我.

信仰的道路當然是沒有盡頭的.我們能做的是永遠走在信仰這條道路上.在關于人生的一些根本問題上,宗教和科學是相同的.宗教認為人們靠理性是想不明白的,只能通過某種神秘的體驗.科學也告訴你這些問題是想不明白的,而人理性應該用來解決那些可以解決的問題.只有哲學讓人們去想那些想不明白的問題.在信仰的道路上一路走來,我有過很多困惑.但是在教會里,宗教不會實質性地解決個人內心的矛盾,疑惑.后來,我想,在宗教信仰的引領下,人與人能做到相互友善,平等,尊重.促進社會上人際關系和諧,無疑有信仰比沒有信仰要好.

七. 愛情

最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在澳留學的時候收獲了愛情.我到20歲左右才情竇初開,喜歡上了一個校友.在去上學前,在網上他加我為好友,問我關于租房的信息.我們因此而認識,去那邊之后,他因感激約我出來見面.可能因為在異地一個人容易感到寂寞,再加上之前在網上聊,互相有好感,我鬼使神差地陷入了愛河.我也有嘗試克制住自己,把他當做好友.但是單戀過的人應該明白我那時的心情和處境.要掩飾自己心動的感覺真的很難.他那時剛去澳大利亞,也沒什么朋友,所以又經常約我出來.幾次見面之后,我實在不知道如何跟他相處下去了.后來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他.他說他對我只是有好感而已.意料中的答案.但因為那是我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聽到這樣回答,當時感覺整個世界都黯淡了.后來他還是經常打電話問候我.而我還沒有成熟到可以把感情看開,內心的情感一直處于跌宕起伏的狀態.一段時間后,有一次我沒有接他的電話.因為我真的沒有辦法說服自己抑制住情感,但他又只是把我當作朋友.如果我們繼續交往下去,我感覺那對自己是種殘忍.他接連一個星期,每天都有給我電話,但我一直都沒接.之后他就放棄了.我就這樣告別了一段從未開始的愛戀.

我花了很長時間來撫平傷口.跟他斷了關系之后,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會幻想著他突然出現.我整個人都因這次"失戀”變得極其憂郁.書根本看不進去,心情也無法平靜.腦中一直出現各式各樣的幻想,都是跟他有關的.甚至在夜里睡覺之前的祈禱中,我都會跟上帝呼求:天父啊,求求你了!為了愛您,我需要他的愛.我想,那時,我真的陷入了無邊無際自憐和絕望的狀態.我知道這樣下去不行,但是又不知道如何把狀態調整過來.

大概一個月之后,教會的一個朋友找我去他開的一家店里做兼職,主要是負責收銀.忙碌的工作,容易讓人忘記很多煩惱.我也慢慢想開了,很多事情是不能強求的,尤其是感情.雖然心里一直放不下那個人,但在時間這味良藥的幫助下,對他的幻想逐漸不再影響到自己的生活,學習和工作了.

后來,通過一個朋友,我認識了一個澳大利亞當地人m.我當時完全沒有想到他最后會成為我的老公.他是那種脾氣不溫不火型.我們自交往以來,他從來沒有變過,一直都是那么地溫和.不過這一度成為了我們關系進一步發展的障礙.我們剛開始交往的時候,他的話不多,但是特別有耐心.當時,因為我幾個月前“失戀了”的緣故,情緒一直都不好,身邊也沒有可以傾訴,尋求安慰的親密的朋友.世界似乎很忙,每個人都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教會里的兄弟姐妹們很友好.但是當時我總覺得他們活的層次比較高,一直想著的是為別人付出,給別人帶去快樂.找他們去傾訴的想法都令我感到羞愧不已.

m就是那個時候出現在我生活中的.剛開始我們只是聊一些日,嵤.后來我就開始跟他說了許多內心的想法.他既沒有表示贊同也沒有表示反對.反正我在說的時候,他都是耐心地聽著.幾個月過去了,他還是那樣.我感覺我們的關系一點進展也沒有.有了之前那段失敗的“戀愛”,這次我看開了不少.我想,他要是只把我當朋友也沒關系.跟他在一起的時光很愉快.但我對他的確沒有像對之前那個人那樣有心動的感覺.這些我都有跟他說,包括之前我跟那個人并沒有開始的戀愛故事.

大概是3個月過后的一天,m跟我說他愛我.他的原話是:"i love you. i am serious about our relationship."("我愛你.我對我們的戀愛關系是很認真的.") 說完之后,他滿懷期待地等著我的回答.我聽了他說的話,很感動.但是當時我已經決定回國了.再過兩個月,我的學生簽證就要到期了.我告訴他,跟他在一起我感到很快樂.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戀愛的感覺.也如實告訴他我馬上就要回國了.他聽了沉默了許久.最后還是很堅定地說:"i love you. i want to be with you."("我愛你.我要跟你在一起.")

在我臨回國的那些日子,其實我們心中都是沒有把握的.畢竟我們不久前才剛剛確定關系.我們的國籍不同,馬上又要面臨著一段時間的跨國戀.當時我回想起自己在澳大利亞4年多留學的日子,真感覺像是做了場夢一般.雖然有許多遭遇是我未曾預料到的,但是我從那些經歷當中學到了很多,也感到很知足了.至于m和我會不會走到最后,那時的我已經不再覺得這重不重要了.我很感激他在我最后的留學日子里,給我了很多關懷和快樂.我回國后很快找到了心儀的工作.身邊也不乏追求的對象.但是很多事情,就想冥冥之中注定好了一樣.最后我還是跟m走到了一起.他沒有食言.他先后跑來中國找了我三次.最后,我們結婚了.他的原話是"i am so lucky to marry the best woman in the world." (我很幸運,取了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很多外國人喜歡夸張!

八. 夢想在前方

在平時的生活和工作中,有不少人跟我說他們如何羨慕我有過出國留學的經歷.我想說,這沒有什么.人生中的遭遇其實是人無法選擇的,比如說每個人都會經歷生老病死.但這并不是由我們自己來選擇的.我們可以選擇的是什么呢?那就是不同的心態.心態的不同,決定了人的遭遇帶給人的是快樂還是痛苦.過去的一切并不到代表什么.我們每個人能做的是,活在當下,過好每個時刻.夢想在前方,當下,我們努力,朝夢想奮進.

我的澳大利亞留學生活由用戶“fhlkjs”分享發布 ( www.fsdkfk.icu )編輯整理,轉載請保留出處
3d试机号1750 吉林11选5推荐号下午 时时彩软件怎么样 贵州11选5走势图手机板 福建11选5前三八卦图 美元暴跌意味着什么 广东36选7走势开奖 网上买股票流程 湖北快三 广西体彩11选5开奖 吉林快三计划图